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PigFarm | 30 August, 2005 | 我的演藝朋友 | (319 Reads)

第一次見迪兄,我覺得他的樣子有點像譚偉權,可能因為他讀演藝的原故,起初排戲時與他像有點距離,當然啦!他是男主角,而我只是梅香王,他是專業,我只是業餘。

第一次真正接觸時,是在一晚排戲後,當我換完衫之後,大部分人都走了,而只剩一班主角留下來,正當我著鞋準備離開之時,他說︰「咦?得你一個咋,一個女仔好危險喎,我俾我手提你,你去到地鐵站打俾我,好冇?」聽完之後,我來不及反應,即時入了電話便走了。到了地鐵站,正常致電給他時,才發現自己剛才荒忙之際,忘了按儲存,結果,只好打給女主角,向迪兄匯報。

表演完了之後,間中會在留言版傾兩句,然後「已經唔知講咩好」,他有幾次演出,我都有捧他的場,有些「ok啦」,有些頗精采,同樣,不論劇本怎樣,都很看到他認真演出的模樣,「我覺得他會紅的」,這是每一次看完他表演後的感覺,而且還感覺到這個演員真的好喜歡演戲,你能看見他在台上享受演出的感覺。迪兄,加油吧!

有幾次見他,身邊都已經不是同一個她,有人話他都是屬於「花靚一族」,所以常常轉換女朋友,當然這只是三姑六婆之言,不可盡信,但那又難怪,他的樣子,真的「呃得下人」,小心中招呀!姊妹!


PigFarm | 29 August, 2005 | 我的電影世界 | (828 Reads)

「過去讓他過去,來不及重頭喜歡你,白雲纏繞著藍天...」

這是電影「心動」的主題曲,亦都因為這一首歌,我喜歡林曉培,沙沙的聲線卻更能唱出那一種味道出來。做人有幾可可以「過去讓他過去」,有幾多個人能瀟灑地抽身,做到的,只是因為你投入不夠,愛得不深,還要「重頭喜歡你」,傷口就是傷口,發生了事情改變不了,即使傷過仍然要再喜歡這個人,那個可以不計前因?最美麗的還是最尾一句,紏纏不清卻可以寫成白雲與藍天,充滿思情畫意,現代人只會說︰「你不要再像跟尾狗纏著我...」那有人說︰「你不要像白雲一樣纏著像藍天的我...」都幾好笑。

我也有一段紏纏不清的感情,曾讓我痛苦了好幾年,漸漸人大了,懂得在最美一刻保留,也曾有想過破斧尋舟,但年紀大了,怕承擔不了後果,更怕自己一廂情願,就像小柔與浩君,唯有現在,對方在心目中才是最好的、最遺憾的。

最感動的地方,便是最後一幕,張艾嘉打開盒子,全是天空的照片,原來這些都是浩君想念她的時候拍的,像跟你說︰「你不是一廂情願的!」最悲慘的結局,卻是最悽美的,那麼,你想要一段悽美的感情、或是一段平凡的愛情?

我希望我的結局都是一樣,有一段平凡的愛情,但有悽美的結局。


PigFarm | 29 August, 2005 | 我的音樂啪哪 | (291 Reads)

她是我見過彈琴彈得最勁的一個,基本上只要她聽過的歌,她可以原原本本的彈出來,有時甚至變奏來加強歌曲的感覺,跟她練歌,就真的主要是練我,而不是練她的琴技。

我們認識是因為跟同一位歌唱老師學唱歌,自然,她亦會成為班中的琴師。她的音域比我高,能唱到「讓我跟你走」,唯她仍不太滿意自己的表現,例如咬字等啦...所以許多時候,她都是當琴師,有時會唱唱和音。

我與珊地及惠惠有個稱號︰「三小花」,因為我們曾以三人組合參加歌唱比賽,唱「I swear」,珊地彈琴唱高和、我唱低和、惠惠唱主音,最後得季軍,得獎故之然開心,但最開心是練習的過程、在後台預備的過程。平時練習的時候,會有許多蝦碌的情況發生,例如走音啦、忘記歌詞啦、又或是練習眼神交流時大家互望忍不住笑啦,全都是開心的,而每一次練完歌時,都會找地方坐一坐食飯,同時亦都會傾談心事,就這樣我們便成了好朋友。在後台準備時,不要以為我們會很緊張或會練歌,所謂「三個女人一個墟」,我們只會在化粧間「嘈亂巴閉」(當然後台不可嘈吵)。

她們現在較少參加比賽,但當每一次知道我入決賽時,都會到來為我打氣,又會為我化粧、整頭髮,雖然我從未獲個人獎,但卻贏了她們的支持。


PigFarm | 29 August, 2005 | 我的音樂啪哪 | (285 Reads)

今期排行榜「冧把溫」的頭號人物,就係人稱總理既溫家寶,當然,這是個女的。

與她相識卻在戲劇上認識,漸漸才發現大家讀同一間學校、同一個學系,更參加了同一個學會,然而,我們是不同時代的人,我比她大,她入讀時,我已經畢業了。

亦都因為這樣,我邀請了她與我一同表演週年匯演,我記得我們唱過「我願意」,亦都因為我們喜愛彈結他,所以有時都會約出來彈結他唱歌。

她的路線走陳綺貞加梁靜茹,靚聲、清新、高音,所以很多時候我寧願她唱主音,我唱和音。日子久了,我都忘了我倆合作過多少次,只知越來越大膽,例如自彈自唱啦、接工作做啦、參加比賽啦,但亦都因為這樣,我們開始越來越熟,開始傾談家事、工事、甚至感情事,當然共同嗜好是我們友誼建立之一,但最重要是大家的真誠,拍擋演唱最重要的,不是誰唱主音誰做主的,可能大家的長處各有不同,你懂得互相欣賞嗎?你懂得退位讓賢嗎?你懂得在兩者中取平衡點嗎?顯然我的聲音較低沉較厚,但合唱的時候便要懂得調細自己的聲量,你有試聽過和音大聲過主音嗎?有時在一首歌中,低音會分由我唱、高音由她唱,大家突顯自己的長處,這正是啪哪最重要的一要素。

當然,不是你做足便一定會成功,到現時為止,我們仍未能擠身大型比賽的決賽,但起碼我們是快樂的。


PigFarm | 29 August, 2005 | 我的電影世界 | (357 Reads)

昨晚看了「千杯不醉」,明顯目的是想開懷大笑一番,好好輕鬆一下,然而看完反而令自己有種窩心的痛...

常說「酒後吐真言」,我以前亦都相信這句說話,但經驗與小敏卻一模一樣,飲醉後,更加可以為自己之言行不負責任,因為飲醉麻、不清醒麻、甚至最差的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說過。曾經因為飲醉酒,更令我看清他的性格,正當心灰意冷之際,他帶哭的跪在你面前認錯,更語帶激動地承諾自己會改過,說自己對他何等重要,即使躺著仍不停喃喃地喊你的名字,你會不信嗎?

看到小敏在生日一幕,在眾人前哭了出來,我也跟著流淚,旁人一定會想︰「嘩!使唔使呀?」但這正正是我一年前的傷,像給人撕開了衫,將傷口再顯現面前,再次想起當日的痛,可笑是,小敏在生日時,她在朋友面前哭,而我,他的朋友跟我慶祝生日,然而我不能在他們的朋友面前哭,連哭也不敢...

最後,我沒有小敏那樣好彩,但亦都明白︰「有咩事,酒醒先再講!」

所以,各位男士,唔飲得,咪飲!


PigFarm | 27 August, 2005 | 我的演藝朋友 | (343 Reads)

大家都叫佢做祖老師,因為他現在是我們班的戲劇導師。

最初我想報的是Tony的一班,但可惜時間就不到,所以選了祖老師的一班,我身邊的人反應均是很大:「哎呀!我好鍾意佢架!佢岩岩得到最佳男主角(舞台劇︰喜/鬧劇)...」真的不好意思,我真的從未看過他的演出,我只知班中有大部分都是慕名而來。

他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︰「好大既BB啊...」,他的頭較大,皮膚白白,有一張孩子臉,活像一個大人嬰兒,同樣,他有一種我朋友大導演的魅力,我深信真正的演藝人必須有這一種的魅力才成,接著每一堂都很愉快。

他有點像孩子王,有時他看我們排戲的時候,看得開心時,會咬著手指笑,不喜歡時,都會「爆」幾句粗口,當我們出事時,他會站出來「撐」我們,而我們都做了他的「靚」︰「大佬!我撐你」

第一次看他的演出,是「帝女花」,他演周世顯,可能我不太懂欣賞,真的覺得有點悶,然而有一個很大的發現,當他站到台上,孩子氣全部消失掉,完全變了另一個人,演戲難,演一套一般人未必懂得欣賞的戲更難,所以我好欣賞梁朝偉、張曼玉,你估他們明不明白王導演的戲呢?

再看他在「好世界」的演出,他演眼中只有錢的他,又做到了,開始越來越喜歡看他的戲,所以亦預訂了「梁祝」及「I LOVE U....」,我欣賞他的地方,除了演技外,還欣賞他對演出的尊重,無論是什麼類型的劇、什麼類型的角色,都感受到他用心的演繹,雖然我沒有看過他的成明作,但我相信這是他奪獎其中一個因素。

有時我都會想,每一份工作都有他想做與不想做的地方,但是否都給予心機做呢?有否尊重自己的工作、尊重每一個服務對象呢?


PigFarm | 26 August, 2005 | 我的演藝朋友 | (393 Reads)

在宣佈他得獎的同時,我們坐在觀眾席互相擁抱,更哭了出來...

與他相識是跟同一位歌唱老師學唱歌,當時,他只是一個黃毛小子,只是生得較為俊朗吧!歌藝還算可以,但台風就...哼!所以我一上堂便會模仿他唱歌,他愛用單手摭著自己的臉龐,像很投入的樣子,這本來不是問題,但整首歌都是這樣就有問題!

記得有次派對,他被人紮了一條哪吒辮,與他一起彈琴合奏,但,當時我與他仍未學過鋼琴,只是在琴上亂彈,但要演到好投入般,結果有一個時間,我和他對望了一眼,跟住便忍不住大笑起來。

漸漸,他對前路越來越肯定,所以去學琴啦、結他啦、「夾Band」啦、甚至作曲,有一兩年他的走勢越來越凌厲,橫掃多個比賽的獎項,亦都發現他不再是黃毛小子,絶非池中物,慢慢我成了他的一個小fans,更曾說可能是我與他的八字夾,所以我捧場的都一定會有獎,那當然是說笑,然而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進步,曾有一次比賽,他沒有足夠信心奪魁,便跟他打賭若我帶旺他奪冠便要娶我為妻,結果,如果不是說笑的話,我想我與他結了幾次婚。

除了與他在音樂上有共同興趣,我們還喜愛研究中國傳統文化︰麻雀,同時,我們亦有一個共同的意向,牌品不好不打,我們打麻雀主要是為求開心,並不是為了輸贏而賭氣,雖然我常常與他在麻雀桌上吵大架,不認識我們的人,真的會被嚇親。

上年他入選新秀,各人都為他擔心,身邊的人不停跟我說,好好與他談一談吧!始終我都是一個社工,娛樂圈很大壓力,又或是怕他學壞,因當時較多明星被發現藏毒,我亦都有想過是否真的要找他談談呢,所以,約了他打麻雀,他已不再是以前的黃毛小子,他有他自己的想法,可能需要提一提,但他不是不知道。

猶記得宣佈分數時,我們都坐在觀眾席上緊握拳頭,心裏不停喊著他的名字,一宣佈他得金獎時,我們全部都尖叫了,前面一排的觀眾可受罪,但真的難掩我們的興奮,眼淚就在這時不知不覺流了下來...

今年到我報名,我找了他當提名人,真的風水輪流轉...

現在見面少了,始終都是明星,工作較為忙,但不時都會收到他的電話︰「喂!今晚得唔得閒?!打麻雀...」


PigFarm | 26 August, 2005 | 我的演藝朋友 | (339 Reads)

我是在實習時認識他的,第一次見面,已覺得他充面活力,外形十分健康,好吸引人去留意他,我意思是指「搶focus」,並不是暗戀的意思。

原來他在舞台界享負盛名,例如榮譽生畢業啦、做過多個本地大型舞台劇的導演啦,但我反而經常見他演戲多於導戲,可能是演而優則導啦!他與一般藝術家不同,他沒有藝術家的脾氣,卻有體諒人之心,我相信他待人接物的技巧,好過好多社工。

當我仍未了解到他何等出名時,我跟他在中學裏做性教育工作坊,我與他演一對中學生情侶,男方向女方提出性要求,女方要拒絶他,他並沒有嫌我經驗淺,反而常常引導我如何去演,可恨我沒有為當時的演出而拍下,否則我必定會大肆宣揚,我曾與大導演演對手戲!

他的成就被認同,獲得業界所頒發的獎項,他在台上領獎時,感謝名單竟然有我份,你試想像楊千嬅獲最受歡迎女歌手時,在台上致謝時說出你的名字,你有何等的光榮啊!!!即使不是藝人本身,身邊與他工作的人、朋友、家人,同樣都會沾到他的光榮。

現時他已全職投入舞台工作,已很少機會見到他,通常都是去捧他的場,又或是在看劇時遇上,但我仍然很支持他,他成功,我也有份光榮。

不可以想像以前的日子,不要看他好像「大隻壘壘」,與他到酒樓飲茶時,他拿茶壼時手不停在震,又想起與他吞傳真機的日子,不過眼見他的成功、他的快樂,祝福他永遠都開開心心,我會支持你!!!


PigFarm | 25 August, 2005 | 我的演藝朋友 | (432 Reads)

今日買左一本TVX週刊,今屆季軍港姐是我的中學同學兼小組義工,今日睇另一本雜誌時,見到新人王凱駿的訪問,他是我的好朋友,前幾天,在網上見到CANDY的照片,原來她又簽了一間網絡音樂公司,他們幾個,就像當頭棒喝一樣,在說︰「你還坐在這兒?!」

第一個認識的演藝朋友,是我的表哥︰陳國邦,我跟他不是太熟,只是偶爾間從爸媽親友口中得知他最新的消息,例如當初父母怎樣反對啦、最近拍什麼片啦、託他買飛會有靚位啦等,亦都可能因為他,從父母口中發現,他們不想我在這方面發展。

嚴格來說,第一個並不是他,而是我媽媽,我媽媽同樣在荔園出身,與梅姐同期,唯一不同是我媽媽是唱粵曲的,若果我媽當時選唱流行曲又會怎樣呢?

正式看我媽第一次演出時,是在離婚後復出,在一個離島的戲柵裏,為了支持我媽復出,我當了她的一年助手,為她打點一切,最重要是為她打氣。

那一年真的很辛苦,尤其大部分為柵戲,演出地點十分「山卡拉」,交通不便,又熱又多蚊又無自來水,這全為了賺取一份不多的薪金,但主要都是為了演出的光榮。但「山卡拉」還「山卡拉」,不知從何而來一大班觀眾,他們同樣不怕熱不怕蚊,專心地觀賞演出,無論你只是一個梅香,你也能感受到那一份觀眾對演員的欣賞、人的自尊,這正是我媽需要的。

然而有辣有不辣,在演藝界能成功的其實只佔少數,失敗的多不勝數。當我媽復出之時,她重遇很多她「做女」時的行家,但對方已是大老倌,又或者是花旦文武生,其實心裏並不好受,當然你要知道每一樣事情都有選擇,正如電影「虎度門」中蕭芳芳同樣為事業而放棄親生兒子,所有事情都會有佢既代價,只是你的取捨如何。